每日一词:encroach(转自 韦氏词典)

原文链接


Merriam-Webster’s Word of the Day for March 16, 2019 is:

encroach • \in-KROHCH\  • verb

1 : to enter by gradual steps or by stealth into the possessions or rights of another

2 : to advance beyond the usual or proper limits

Examples:

“The house had been abandoned for years, with peeling stucco, a half-buried swimming pool, the jungle encroaching on every side.” — Paula McLain, Town & Country, August 2018

“As algorithms are viewed as encroaching more and more on our everyday lives, and, importantly, the privacy of those lives, there is an increased clamour to make them available and accessible for scrutiny.” — James Kitching, Computing, 2 Jan. 2019

Did you know?

The history behind encroach is likely to hook you in. The word derives from the Middle English encrochen, which means “to get or seize.” The Anglo-French predecessor of encrochen is encrocher, which was formed by combining the prefix en- (“in”) with the noun croche (“hook”). Croche also gave us our word crochet, in reference to the hooked needle used in that craft. Encroach carries the meaning of “intrude,” both in terms of privilege or property. The word can also hop over legal barriers to describe a general advancement beyond desirable or normal limits (such as a hurricane that encroaches on the mainland).


Lake桑

March 16, 2019 at 01:00PM

我的微博:每次我说什么话,大家都担心我会炸号的时候…(来自 Lake桑的微博)

原文链接
Repost

转发 @虎皮辣蕉: 每次我说什么话,大家都担心我会炸号的时候,就是在自我审查,这种自保的思维惯性才是他们炸号想达到真正的深层目的——杀鸡儆猴。后来猴不仅自己不敢说话怕被杀,看到鸡啼鸣,还担心这只鸡是不是又要被杀。
明明是最基本的权利,但是大家开始害怕了。
这种情况,你们去问问自己的父母,问问他们对89动乱的评价,在他们身上,你能看到这种恐惧逻辑最深切的表现。
热血就是这样被磨灭的,一步退,然后步步退。
一旦你进入自我审查,自动规避敏感词,说每句话都担心这是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说话好累,于是大家都开始不说话了,他们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而这种处理事的方法,我不知道是不是我们的国民性,还是人类其实都会这样,因为我没有深入研究过,但现象早不止真正的敏感话题了。
我举个明晰的例子。

早年大家评价明星的时候,都是直呼其名的。
后来因为粉丝会搜索这个明星的名字,来骂你。于是很多人为了息事宁人,开始使用缩写。
慢慢的,这居然成了网络时代大家公认的一种规则,不止微博,豆瓣或者其他平台也是这样。
再后来,明星的粉丝开始搜缩写。
怕发表负面评价某当红明星会被TA的粉丝骂,很多人就直接放弃了吐槽当红明星,毕竟放弃评价一个明星而已,又不会影响生活对吧?
看到没有,一步退,步步退。
明明大家都是普通的网络用户,一部分人却因为另一部分人,把自己的权利直接让出去了。
而获得了胜利的那帮人,可不会就此停下,他们只会把这块地圈得越来越大,制定出更多奇奇怪怪的规则,比如“广场邪说”,他们常扯的正义执法大旗是“你上了我家的广场,所以我们有理由撕你”,即使你不明白什么是广场,而这个广场——明明指的是所有用户都可以使用的微博搜索页面,一个普通UI页面而已。
再后来,这种所谓的“饭圈思维”已经渗透到方方面面,不止明星,相声演员、运动员、作家、导演、当红博主,甚至纸片人、影视角色……只要有粉丝,有拥趸,就不能对他们发表你的评价。
人们能发表意见的公共范围已经越来越小了。
直到某一天你说草莓难吃,都有草莓粉上来骂你,而你只能缩写CM的时候,才发觉这一切都是没有道理的时候,已经晚了。

可笑吗?

再回看,里面的深层逻辑真的是“饭圈恶臭”吗?
我早说过,饭圈的组织形态和宗教、政党并无不同,是利益联盟和小型社会的原始雏形。
而他们到底是凭什么能把其他人的话语空间压缩到如此地步——靠辱骂、网暴、挂人、举报等等手段,逼你妥协让步。
再想想,如果当年大家都不肯妥协打缩写,现在的网络环境又是什么样?

权利从来不是让渡出来的,只要你退一步,就只能一退再退,一开始退还觉得没什么,退一步海阔天空嘛,直到你退到摔下悬崖为止。
你想要权利,只能去争。
教科书是怎么评价辛亥革命的最终失败来着?——因为资本主义的软弱性和妥协性。
从为了和平过渡,推选出镇压过革命的旧朝高官黎元洪和袁世凯的时候,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现在所有人都陷入了囚徒困境。
就像那位韩国记者的夫人说的:“如果只有你一个人喊,那你就是疯子啊。”为了不当这个疯子,多少人闭上了嘴。但好歹,有无数的人加入了他,大家一起呐喊抗议,于是最终获得了群体才能带来的胜利。
有时候人们并不怕成为献身之人,只怕前仆却没有后继,只怕付出了一切却连一个星子都溅不起来,只怕自己想争取的一切被扑灭得悄无声息。
五十年前的事结束了,三十年前的事结束了,官方给他们画上了句号。但是他们的影响远没有结束,它们浸入恶毒和恐惧的血液,从我们的爷奶父母那里辈辈相传,流毒至今。
我想成为最后被影响的一代,而不是选择聪明地闭嘴,沉默地把这一切传承给我们的孩子。
自由,多简单的两个字啊。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那些人,就是想在燎原之前,把所有的星星之火都掐灭。
所以我要说,就这么说,摊开来说。
多一个有一个,我们就这么说。

Lake桑